您當前的位置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頁 >> 行業資訊 >> 錢紹武:不懂痛苦,就不懂歡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錢紹武:不懂痛苦,就不懂歡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共有人訪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時間:2017年02月09日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6歲的著名雕塑家、書法家錢紹武常說,技巧是次要的,不要追逐那些個“小趣味”,要努力抓住屬于靈魂的那一瞬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不用墨鏡,也不讓阿炳拉琴,他的刻刀,只尋找屬于阿炳靈魂的那一瞬間】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們提的這些問題,我可以做兩個小時報告哪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笑著說這話的錢紹武,剛剛參加完一場長達3個多小時的論壇活動,在主辦方安排的休息室里接受《解放周末》專訪時,他侃侃而談、神采奕奕,時不時地哈哈大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愛笑,是錢紹武的一大特點。他的書齋名就叫“大笑堂”;翻看他的照片,看到的也幾乎都是他的一臉笑呵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他的作品,卻總是讓人們看到嚴肅,甚至悲苦。作為一位雕塑大家,他創作的很多作品都成為了所在城市的標志性景觀,其中最震撼人心的,要算是無錫西郊山腳下阿炳墓地前的那尊阿炳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(《阿炳像》,錢紹武作品)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眼看到雕塑《阿炳》的人,往往都會有些意外:面前的阿炳,沒戴墨鏡,也沒拉二胡,只是一個背影——在一個窄小逼仄的小巷里,衣衫襤褸地背對著人,彎著身子,枯瘦的左手持著二胡琴把,倚墻而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們驚訝,為什么表情被虛化的阿炳像,傳遞的凄涼卻是那樣清晰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這個背影在雕塑成像前,已經在錢紹武的腦海里徘徊了幾十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錢紹武是無錫人,從1歲到7歲,都和阿炳住在同一個大院里。那時,落魄的阿炳常常晚上出去賣藝,過得非常凄苦。每夜,錢紹武幾乎都能聽到《二泉映月》的旋律遠遠地來了,近了,再經由窗下慢慢地飄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頭頂上一盞昏暗的路燈照下來,一個影子貼著墻走,這個乞討的背影,是印象的定格?!?br style="margin: 0px; padding: 0px; max-width: 100%; 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炳以這樣的姿態活在錢紹武的心里,不需要墨鏡的裝扮,不需要拉琴動作的強調,錢紹武的刻刀,只尋找屬于阿炳靈魂的那一瞬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放周末:聽說您是為數不多看見過阿炳眼睛的人;但是您卻沒有塑造他的眼睛。為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錢紹武:阿炳得了病,眼睛的神經末梢都腐爛了,都是膿。我祖母是眼科醫生,心眼兒很好,經常不要他錢給他洗眼睛。我到現在還記得,祖母給他點的是一種德國眼藥水,那是當時最好的眼藥水。祖母給他洗眼睛的時候,我就看到了他眼睛長什么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因為見過,所以就更感覺沒法兒直接去塑造??坍嬃怂难劬?,大家的注意力就都在他眼睛上了,我就覺得抓不到他的靈魂了。所以我干脆連臉都不刻畫,就用他的姿態,用他的背影。從那樣一個背影里,如果足夠用心,就能聽到他的長嘆,也能感覺到他的凄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放周末:您如何抓住那屬于靈魂的一瞬間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錢紹武不是故意去抓的。靜靜地看,默默地觀察,把對方的形象爛熟于心,然后反復體會。就像痛苦,你今天琢磨痛苦,明天琢磨痛苦,閉上眼就是痛苦。把這些深沉的感觸集中起來,凝結成一個形象,隨后一揮而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放周末:您曾說過,“經過生死的體驗后,就會深深地同情別人了?!蹦浽凇拔母铩敝薪洑v過深重的苦難,被劃作“反革命”,家人不認可,妻子精神失常,孩子無人照管。這些苦難對您來說,意味著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錢紹武:一個人要是不懂得痛苦,就不懂得歡樂。就像“文革”中,他們一會兒說我是革命的,忽而又是反革命,忽而又是“反反革命”,再后來又成了“反反反革命”,成為牛鬼蛇神、不齒于人類的狗屎堆,后來于狗屎堆中又“化腐朽為神奇”,成了國家教委藝教委員。你說說,這真是瞬息萬變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這樣一種沉浮后,我真正理解了人,理解了人的本性和人性的弱點,我也真正懂得了寬容和同情,一個太順利的人是不會真正同情別人的。從那之后,我感覺我追求藝術的真摯程度也不一樣了。有了生離死別的切身體會,懂得了什么是真歡樂,懂得了什么是生命的價值,也就不再滿足于以前的追求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(《大路歌》    錢紹武作品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不要那些個 “小趣味”,不用秀技巧,要看清本質是什么、最根本的“誠”是什么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0多年來,錢紹武為中央美術學院挑選、培養了很多學生;可連他自己都覺得諷刺的是,當年他考中央美院,得到的第一句評語竟是“絕對不行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是1947年,北平國立藝術??茖W校(中央美院前身)是國內水平最高的藝術院校,沒人相信數理化都交了白卷的錢紹武能夠考得上北平藝專。到了面試的最后環節,錢紹武像等候宣判似的站在考官面前,等來的果然是訓導處長的一句:“這個學生絕對不行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教室里鴉雀無聲。過了幾分鐘,畫家、美術教育大家徐悲鴻先生說:“素描畫得蠻不錯嘛!數理化那些我也不會?!?br style="margin: 0px; padding: 0px; max-width: 100%; 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徐悲鴻先生的堅持下,錢紹武得以進入北平藝專雕塑系學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(《徐悲鴻》雕像  作者:錢紹武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北平藝專的日子里,錢紹武跟隨徐悲鴻、王臨乙等大師學習。他佩服羅丹、喜歡莫奈,形容自己那時的生活“有力度、很動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名家的畫看久了,錢紹武也開始尋求絢麗的筆法和奇特的構思。一次,錢紹武創作時刻意模仿那些特別炫的造型。正巧徐悲鴻先生來看,默默地站在他身后,輕聲地說了句:“補得東(PetitTon)?!?br style="margin: 0px; padding: 0px; max-width: 100%; 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句法語,意思是“不要學表面的小技巧”。這句輕聲細語的提醒,在錢紹武心里投下了一顆大大的炸彈,讓他記了一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后,無論是搞藝術,還是做人,他都提醒自己不能耍小聰明,玩小技巧,而是要帶著最大的誠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于是,創作《大路歌》時,他把雕塑切成三角形,在一片爭議聲中,堅持自己的藝術判斷;雕塑《孔明像》時,他執意爬上5米多高的架子去觀察塑像臉部的細節——那時他已經77歲;設計制作《李大釗像》時,光是查閱李大釗的文字和圖片資料就用了兩年……錢紹武說,自己是“充滿了敬意來雕塑的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《李大釗》  錢紹武作品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放周末:當徐悲鴻對您說“不要學表面的小技巧”時,您是什么感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錢紹武:記得悲鴻老師說這句話的時候,我19歲,當時我面紅耳赤,震動非常大;但的確直到今天還是言猶在耳??梢愿嫖勘櫪蠋煹木褪?,縱觀我自己半個多世紀的實踐,的確可以說沒有走上小里小氣、搞些“小趣味”的道路。不要那些個“小趣味”,不用秀技巧,要看清本質是什么、最根本的“誠”是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放周末:為什么您這么看重這個“誠”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錢紹武:《易經》里說“修辭立其誠”,就是說要真誠地對待一切。所有的藝術,最根本的就是“誠”這一點。技巧什么都是次要的,所有真正高明的、動人的是誠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你們看,很多不成功都在于不求“誠”,“誠”了以后自然就成功了。比如新聞工作,如果誠懇,老百姓就相信了,現在有時候做新聞做宣傳缺少這種“誠”,要是老百姓不相信了,那就麻煩了。做人也是這樣,真誠就對了,說出話來人家自然就相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放周末:如何做到“誠”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錢紹武:很重要的就是不要自私,有私心就“誠”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如心電圖般,將創作者的靈魂剝開給別人看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“誠”,錢紹武還推崇一個“情”字。他說,“書畫藝術是我生命中一以貫之的情感追求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錢紹武尤愛書法。幾十年里,畫畫、雕塑都曾擱置過,可書法他卻從未中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著名畫家黃苗子評價錢紹武的書法:“非醉素,非張顛,我憑我手撥心弦,當其下筆驚風雨,霹靂橫空欲破天?!彼臅ㄗ髌愤€曾作為國禮,贈送給時任法國總統希拉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他看來,書法就是那個“情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它是情的釋放?!拔母铩逼陂g,錢紹武每天回家都要寫字,沉浸在藝術當中,與瘋狂的世界隔離。他一筆一畫,或沉郁或凝重,或輕快或飄逸,直至心神合一,寫完之后呼呼大睡,徹底讓自己放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亦是情的展露?!皶ㄊ莻€人化的創作,在筆的起落和筆鋒的回轉之間,一個人的精神氣質全部體現出來,它如心電圖般,將創作者的靈魂剝開給別人看?!?br style="margin: 0px; padding: 0px; max-width: 100%; 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 word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" /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是情的貫通。有一次,錢紹武給外國人講書法,提到中國書法的 “骨肉筋血氣”,外國人產生了疑惑,說:“請您寫一筆,再告訴我們,哪里是‘骨’,哪里是‘肉’,哪里又是‘筋血氣’呢?”錢紹武解釋說,“骨肉筋血氣”,這是感悟,是要用自己的身心去體會,體會宇宙萬物之美。你要我說字里頭哪里是骨,哪里是肉,怎么說得清楚?情這個東西怎么能量化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錢紹武書法作品)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放周末:您曾說過:“哲學家不能解決‘情’的問題,科學家不能解決‘情’的問題,只有藝術家、書法家才能解決?!睘槭裁催@么說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錢紹武:先不說哲學家和科學家,除了搞書法的,其他藝術家解決“情”的問題幾乎都是受限制的。比如,作為一個雕塑家,他的表現常常受制于材料、題材以及制作周期漫長的限制,而他積蓄在內心的情感,往往需要更加便捷、更加通暢、更加淋漓盡致的藝術手段來抒發、傾訴和宣泄。書法是抒發情感相對便捷的一種藝術形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放周末:“對中國藝術來說,書法是一切造型藝術的基礎?!蹦鞒鲞@一判斷的依據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錢紹武:中國的文字是以象形文字為基礎的,本身非常具有藝術性。我們的每一個文字都可以看作是一幅畫,這使得我們的書法藝術有豐富的造型變化,是世界上任何其他文字都難以比擬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形成一門藝術必須有豐富的基礎,比方說我們唱歌,起碼有“哆來咪發梭拉西”,音調有高八度或者低八度,有變化才可能表達人的情感,成為一種藝術。吹個樹葉吱吱響,也可以表達情感;但是到底太簡單。在中國藝術中,書法豐富的變化和造型能力結合在一起,就形成了藝術的基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放周末:作為造型藝術的基礎,書法其實最易表達藝術追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錢紹武:書法就像心電圖,它把創作者的靈魂剝開來給大家看。為什么這么說?因為包括雕塑在內的藝術創作基本都能修改,書法一筆下去卻是不能改動的,就像你的心電圖一樣,顯示了你的心臟的狀況。敗筆只能是敗筆,絕不能修飾,也無法美化。這就是對于人生哲學的精妙表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有情感上的千差萬別以及各種各樣細微的變化和高度的敏感,都可以在書法的結構中找到,它的精巧和靈活多變,以及形式規律的變化都是書寫者情感的寄托。以前只要是個文人,高興或不高興,都會寫字,以有所寄托。這是以前中國文人一個最尋常的習慣,這個習慣現在很少了,太可惜了。所以,我建議大家,書法雖然古老,也不是卡拉OK,但是定要繼承這個傳統,有百利而無一害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錢紹武繪畫作品)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雨果說:“我們前進,我們不知走向哪里;但是我們前進!”說得多棒啊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錢紹武的成長深受傳統文化的浸潤與影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出生于1928年,是無錫“錢氏家族”的一員。錢基博、錢穆、錢偉長、錢鍾書等大家,都出自這個家族,錢紹武則是家族里為數不多的藝術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從9歲開始,錢紹武就跟隨家中一位72歲的老先生學習古文,讀完了《孝經》讀《四書》。先生坐在一個八仙桌旁,錢紹武站在邊上。盡管學習的過程枯燥乏味;但這樣的經歷卻為錢紹武打下了堅實的古文功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后,錢紹武拜名畫家秦古柳,開始學國畫和古詩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早上六點鐘就到秦先生那兒去磨墨,是每天的例行任務。磨得重不行,墨汁太濃;磨得快也不行,墨汁就不細了?;旧弦蓚€鐘頭,磨出來的墨正好供秦先生一天畫畫和寫字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不是讓你磨墨,這是磨你的心,要有耐心。沒有耐心什么都學不好?!鼻叵壬焯炷钸吨?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起來是簡單到極點的訓練方法;但是一輩子受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放周末:生于“錢氏家族”,對您有什么影響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錢紹武:錢家是有非常深厚文化底蘊的家族,我自小接受四書五經傳統文化的教育,所以我的文化基礎一開始就比很多同齡人要深厚得多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放周末:從9歲開始先生逼著您背古文,現在回想起來,這種背誦方式的效果如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錢紹武:這就是中國非常特殊的教育方法,歐洲人沒有。完全不懂,先背。但是這個特別好,小孩不懂但是記憶力好能背下來,背下來以后就是終生的財富,什么時候想起來都可以背出來。而且背古詩太重要了,只有背下來才能成為你靈魂的一部分。當然,這只是適合我的教育方式,不一定每個人都適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放周末:現在國學很熱,不過,一些人是把它當作一種裝飾、一種點綴,沒有深切地將它融進血液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錢紹武:是的,但這也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學成的。中國的傳統文化是世界上最先進、最全面、最聰明、最智慧的一種文化。我們有這么句話: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;地勢坤,君子以厚德載物”。什么叫“自強不息”,就是永遠前進,永不停止?!暗貏堇ぁ?,就是用深厚的德行來包容一切。對自己永遠自強不息,對別人永遠寬容,一個人只要堅持這個原則,他就會立于不敗之地。每一次失敗都是前進的本錢,每一次失敗都是不可缺少的一門課,所以也無所謂失敗。這是最大的智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國大文豪雨果寫過一首詩,簡直和中國的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強不息”完全一樣。雨果怎么說呢?“我們前進,我們不知走向哪里;但是我們前進!”說得多棒??!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封面攝影  李謐歐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9幸运飞艇 中国兰寿网| 白萝卜青榄煲猪骨网| 齐齐哈尔市新闻中心| 三门峡市委宣传部| 参果炖瘦肉网| 核桃鸡汤网| 胡椒海参汤网| 乌骨鸡归黄汤网| 中国曲棍球协会| 百合陈皮鲫鱼汤网| 东方圣城网| 葛粉清毒汤网| 中国台球协会| 浩方对战平台| 泡莱鲫鱼网| 山西省招生考试网| 红酒牛腩网| 半煎煮金龙鱼网| 我的简历网| 酥炸春花肉网| 炒白鸽松网| 乌鲁木齐在线| 中国人大新闻网| 蝴蝶海参网| 板栗焖仔鸡网| 百度空间| 北京市地方税务局网| 青檬音乐台| 蜂蜜网| 银河证券| 手游天下| 娄底新闻网| 光大证券| 飞库网| 熊掌豆腐网| 芝麻锅炸网| 中国船舶重工集团| 天通苑社区网| 藏獒在线| 白灼虾网| 东坡肘子网|